96岁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去世。首先在公开场合表达哀悼的是英国体育界。

北京时间今晨欧联杯阿森纳做客瑞士对阵苏黎世的比赛踢完半场,女王驾崩消息传来,阿森纳球员在更衣室第一时间戴上了黑丝带。下半场开球前,阿森纳和苏黎世两队一同站在中圈为女王默哀。体育界的迅速反应是贴切的——尽管,瑞士球迷在自己的主场,对此环节还有零星的嘘声。

所有女王跟各类运动员互动的画面,从黑白到彩色,几乎贯穿了整个英国现代体育史。更何况,阿森纳是伊丽莎白二世此生唯一单独接见过的俱乐部球队。

几十年来,伊丽莎白二世在体育世界留下过无数经典……以及一个悬疑,她到底是哪支球队的球迷?

众多体育界人士的悼念声中,球王贝利展现了他的最资深。82岁的巴西“球王”晒出54年前与女王在马拉卡纳体育场的合影,称“自从1968年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伊丽莎白女王以来,就一直是她的崇拜者”。

遥远的1968年,丹尼尔克雷格刚出生,后来他成为007系列电影第六任男主角扮演者,也是近些年观众最为熟悉的一位。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,丹尼尔克雷格护卫女王,由白金汉宫出发,乘直升机至伦敦碗跳伞空降会场,造就奥运会开幕式史上最具创意的经典镜头之一。

两张英国王牌以这样的方式参与宣传奥运会。你还能要求一个老人家做什么呢,她挺可爱的,虽然完成跳伞的是替身,女王参与的只是视频拍摄环节。

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的设计并不复杂,但他们甩出的每一张国家名片都在昭示软实力,女王、007、憨豆先生、贝克汉姆,披头士……

四年之后的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奥运会8分钟里扮演了从水管里钻出来的超级马里奥,正是受了英女王的启发。

女王可能是最爱出席体育场合的国家元首,没有之一,皆因体育在英国是一种主流文化。

伊丽莎白二世一生需要出席很多大大小小的体育盛会,不管她感不感兴趣。网球是英国最为流行的项目之一,被标签为贵族运动,但女王似乎就没有太多共鸣。担任温网皇家赞助人64年期间,她只有4次到访全英俱乐部,也都是带着任务而来:1957年,为首位夺冠的黑人女性阿莱西亚吉布森颁奖;1962年,为英联邦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罗德拉沃尔颁奖;1977年,为夺得女单冠军的英国选手弗吉尼亚韦德颁奖;2010年,去看了安迪穆雷的比赛。

女王长期缺席温网,或许也是因为弗吉尼亚韦德之后,英国人在主场无缘冠军的历史直到2013年才由穆雷终结。

1966年,女王亲自将世界杯冠军奖杯颁发给英格兰队队长博比摩尔。

1966年在英格兰本土举行的世界杯,是女王在足球场合亮相的最早影音资料。当时刚满40岁的伊丽莎白二世,在开幕式发表了“欢迎足球回家”的致辞。那一年是英格兰足球的历史巅峰,决赛之后女王将雷米特金杯亲手交到三狮队长博比摩尔手上。只可惜之后的数代球员却再无人能享受这等高光时刻,即便女王无数次发过“夺冠了就来白金汉宫喝茶”的激励。

1996年英格兰举办欧洲杯,时隔30年再办世界大赛,当时风靡的歌是《三狮军团》,其中最口口相传的歌词就呼应了女王在1966年说的那句“足球回家”(football is coming home)。2021年欧洲杯,这首歌又重新流行起来了,英格兰队再度在家门口打进决赛,女王赛前还给球队写了信,回忆了1966年给英格兰队颁奖的往事,以此鼓励英格兰再夺冠,只可惜稚嫩的英格兰被意大利队掀翻。

2022年英格兰女足在本土举办的女足欧洲杯上夺冠,英格兰足球终于又嗨了一把。只可惜伊丽莎白二世因为身体原因已不能出席颁奖礼,也无法邀请他们到白金汉宫做客。但她还是第一时间向英格兰女足发了贺信。

现代足球是英国的骄傲,几乎每个英国人都有自己的主队,查尔斯和威廉王子是阿斯顿维拉球迷,哈里王子是阿森纳球迷。人们一直在猜测女王是哪支球队的拥趸?

答案在2007年曾“公布”。北伦敦的酋长球场启用时,伊丽莎白女王二世原本计划出席揭幕仪式,后因背痛影响只能由菲利普亲王代往祝贺。作为补偿,阿森纳全队随后受邀前往白金汉宫,受女王接见,这可是英国皇室第一回接见一支俱乐部球队,规格不可谓不大。《太阳报》就此发挥,认为这必然是女王的追星行为。

《太阳报》将伊丽莎白二世和阿森纳联系在一起的理由挺多。伊丽莎白太后,也即是伊丽莎白二世的母亲就据说是一名“枪迷”,很迷传奇球员丹尼斯康普顿。《太阳报》称女王接见阿森纳时,与法布雷加斯相谈甚欢,还亲口告诉他自己就是阿森纳球迷。

另一支伦敦球队后来也曾进入媒体的候选名单。同样经常编故事的《镜报》,援引不透露姓名的信源称,女王在白金汉宫听到两名工作人员在讨论米尔沃尔与西汉姆联的“东伦敦德比”,当即透露自己支持铁锤帮。《镜报》还分析这份情缘可追溯到罗恩格林伍德,这位名教头带领西汉姆在1964年和1965年连续夺下足总杯和欧洲优胜者杯,由此得到女王青睐。

威廉王子曾因去现场追捧过阿斯顿维拉,维拉球迷的身份被认为确凿无疑,还由此衍生出“整个皇室都是维拉球迷”的不靠谱猜想。但女王从未像王孙一样在公开场合表露过自己的立场。

国家队层面,且不说英联邦,光英国就分成英格兰、苏格兰、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四个国际足联成员协会;在俱乐部层面,女王更难有偏爱之心,伦敦球队是近水楼台,但论为大英争得荣誉,曼彻斯特和利物浦更多。在位期间,经女王亲手授勋的足球名将,从马特巴斯比、博比查尔顿、马修斯、弗格森到贝克汉姆,曼联比例更重。

伊丽莎白二世难掩对球星的喜爱,在无数与“万人迷”贝克汉姆握手会面的照片里,你可以看到老太太发自内心的笑容,那是一颗永葆青春的少女心。不过前英格兰主教练埃里克森透露,他曾在餐会上询问女王最爱的英格兰球员,当时得到的答案却是迈克尔欧文,一个阳光、干净的但职业生涯巅峰短暂的男孩。

女王真正主动追过的星,是C罗。葡萄牙人在国家队比赛打进创历史纪录第111球时,女王不仅订购了80件C罗球衣,还要求得到一件亲笔签名版。女王要得到名人的签名并不难,但真正被公开索要的第一人,是C罗。

其实女王到底是哪队球迷并不重要,或许她对于足球并没有外界非要赋予的那种死忠色彩,但她很清楚足球之于她的大不列颠臣民的意义,这就够了。

女王真正热爱什么运动,在不同人口中有不同的版本。费德勒认为女王懂网球,因为在温网交流时,她曾给费天王“支招”:要在底线年英联邦运动会组委会助理秘书长莱德劳,曾受邀去女王下榻的“不列颠尼亚”号皇家邮轮用早餐,女王跟她说自己很热爱马拉松(她确实多次出席伦敦马拉松开幕式)。

3岁时,伊丽莎白二世便从祖父、国王乔治五世那里得到第一匹小矮马后,余生和马结下了深深的不解之缘。骑马出席皇家军队阅兵仪式的习惯,伊丽莎白二世一直保持到1986年,也开启了属于她的时代。以至于如今夏洛特公主4岁生日愿望想要一匹小马,就被认为是最符合祖母气质的继承人。

女王拥有许多纯种赛马,这些马不仅供她骑,还在三十余年时间里为她赢下700多万英镑的奖金。当然盈利并不是她参与赛马的目的,这些钱不是捐于公益,便是反馈给骑师。

她在马背上的英姿飒爽,代表着整个国家的精神气——今年6月,因行动不便长期缺席各项活动的女王,再次骑着心爱的马在温莎城堡慢行,被认为很振奋人心。媒体推测女王身体状态堪忧,依据不是别的,依据是她缺席了赛马节。女王之前被迫错过了一年一度的英国德比赛马会。要知道在王室财政支出被缩减的时候,女王也从未错过一场赛马比赛。

对马的热爱,持续在王室血统里传承。女王在漫长的一生中,为查尔斯王子培育了专门打马球赛的小马,为菲利普亲王培育了马车专用马,甚至还因为皇室骑兵培育了载鼓的马。她为安妮公主培育了三项赛的赛马——已经71岁的安妮长公主就曾是一名马术运动员,曾获得欧洲全能马术锦标赛三项赛个人冠军,还参加了1976年在蒙特利尔举行的第二十一届奥运会,成为英国王室参加奥运的第一人。

女王的外孙女、安妮公主的女儿拉扎,承继母业,在2005年欧洲全能马术锦标赛三项赛和2006年世界马术锦标赛上连续获得冠军,2012年伦敦奥运会代表英国马术队获得马术三项赛的亚军,在颁奖台上由母亲亲手挂上银牌。这也成就了一段王室和体坛的双料佳话。

伊丽莎白二世毕竟是女王,不是工人阶级的邻家闺女。但不管怎么样,伊丽莎白二世对体育运动多维度的喜爱,跟英国现代体育文化的发展相辅相成。伊丽莎白二世在位时每年的圣诞讲话,逢体育大年,总免不了谈及体育的社会影响,其中最核心的观点便是“激励下一代”。且在此处引用她2016年的一句讲话,来总结体育于人类社会当中最朴素但又不可获取的作用:

体育永远激励着人类前行。2022年的圣诞节再无女王的讲话了,英格兰队出征世界杯的国歌也将从《天佑女王》改为《天佑国王》。但愿只是一词之差,而非时代之差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